关闭

12 一个人多好

谢天

作者:诗酒会春风 | 2019-08-26 20:56:04

  对于有些人而言,婚姻,不过就是一个依靠,无关乎爱情。陈煜就是这样。她也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以自己的状况而言,想要找个比谢天更好的依靠,也不可能。她不在乎谢天有没有钱,也不在乎谢天是不是窝囊废,她需要的,只是一个不会歧视她,不会欺辱她的同伴而已。

  没等谢天带着“新媳妇”回家,周景衣便寻来了。

  太久没有回家,王氏和周景衣都有些担心,所以周景衣过来看看。她以为谢天又被泼皮欺辱甚至打坏了。见他安然无事,也便放了心。不过,泼皮汪二的死,还是让周景衣吃了一惊。了解了经过之后,周景衣心中恼恨汪二的同时,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谢天一眼。

  这个左脸挨了巴掌都可能伸出右脸给人继续打的家伙,竟然有胆色杀人了?

  周景衣更相信谢天是无心之失。

  别看这家伙现在看起来像个没事儿人一样,刚知道自己打死人的时候,大概都吓傻了吧。

  嗅了嗅屋中的怪味儿,周景衣正待说话,却被陈煜拉进了屋里。

  谢天知道陈煜要跟周景衣提及纳妾的事情,也不去掺和。他迫切的希望周景衣能坚定的捍卫“一夫一妻”的婚姻政策。想想家中又多了一个麻烦,谢天就不太舒服。

  未成想,两姐妹竟然有说有笑的出来了。

  陈煜更是对着北京瘫似的坐在椅子上的谢天款款一礼。“夫君,妾身有礼了。”

  谢天嘴角一抽,看了看周景衣。周景衣讪笑,“便宜你了。若是敢欺辱陈姐,看我大耳巴子抽你。”

  谢天懒洋洋的把脸转过去,不看她。

  看见就烦!

  作为一个“女人”,竟然纵容夫君纳妾!真是可怜又可恨呐!

  陈煜却笑道,“万不可再如此称呼了,你是大妇,当是姐姐。妹妹见过姐姐。”

  周景衣笑着推了陈煜一把,“少来。”

  两姐妹一旁闲聊,谢天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。

  到了饭点儿,陈煜自掏腰包,拖着周景衣和谢天下了一次馆子,更要了一壶小酒,算是“庆祝”一下自己的新婚之喜。

  吃过饭,周景衣怕母亲担心,便提前回去。不仅要报平安,还要把谢天纳妾的事情跟王氏说了,更要把柴房整理一下。今日里陈煜新婚,周景衣做好了柴房里睡觉的打算。

  挨到天晚,谢天和陈煜将那汪二尸体拖去乱葬岗,挖个坑埋了,这才赶夜路回家。王氏已经睡下,周景衣也已经把东间卧室的床铺好。“今日里你们就睡这里,我睡柴房。”

  谢天看了一眼陈煜,陈煜脸色微微一红,对周景衣道谢,“谢谢姐姐。”

  周景衣却笑着拍了拍陈煜的肩膀,道,“从今以后,你我姐妹,更要相互扶持了。”

  谢天看看二人,道,“看样子你们还有很多话想说,不如我睡柴房吧。”说罢,也不管二人,径直进了柴房,砰的一下带上了门。

  陈煜和周景衣面面相觑。

  周景衣有些哭笑不得,“这是……生气了?”

  陈煜笑道,“夫君似乎很不想纳妾啊,莫不是很不喜欢我?”

  周景衣啐道,“莫管他,爱睡柴房就睡吧,咱们休息吧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大早,谢天要下地干活。陈煜竟也早早起来,换下了在镇子上穿的那身纱绸衣服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粗布短打。“夫君,我陪你去干活。”

  谢天笑笑,“走啊。”

  对于种庄稼,谢天有着极高的热情。陈煜虽然没有干过农活,但好在勤学好问,也极为聪慧。有她帮忙,进度倒也极快。

  “夫君,为何要两种农作物重在一个坑里?”

  “将来嫁接方便。”

  “何谓嫁接?”

  “这事儿复杂的很,跟你三言两语也说不通。反正啊,就是把两种农作物的根茎剥开一半,然后绑在一起。”

  “根茎破开,岂不是要死?”

  “自是死不了的。”谢天道。

  两人忙到晌午时分,便提了农具回家。王氏已经做好了饭,周景衣也收了功。一家人坐在一起,倒也其乐融融。

  下午谢天没去下地干活,反而扛了木锯去找二叔。他打算跟二叔商量一下,把他家地头上那棵树砍了,然后打一张床——柴房里没有床,天凉了,总是睡在干草堆里也不是个事儿。

  没等谢天提及这事儿,二叔先发问了。“今日早上跟你一起干活那女子是谁啊?”

  “啊,陈煜,我新吶的妾室。”

  一句话说的二叔目瞪口呆,就连谢天跟他说锯树的事情,都没有听到。好大一会儿,二叔才回过神,问,“你……纳妾了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狗日的东西!别跟你二叔我胡扯!你能娶上媳妇还不是二叔我帮衬?还纳妾?做梦呐你?”

  谢天还未来得及说什么,周景衣就陪着陈煜过来了,两人还各自挎了个竹篮。竹篮里,是周景衣早上去三刀镇上买的一些糕点和一只烧鸡。虽然是妾室,但到底是新媳妇,买点儿东西去拜见一下长辈,也是应有之义。谢天忘了这事儿,陈煜没有想到,周景衣倒是有心。

  “妹妹,这是咱二叔。”周景衣介绍道。

  陈煜款款一礼,“二叔,侄媳妇有礼了。”

  二叔都傻了。

  谢天懒得在这耽误时间,转身走了。

  把树锯了,用平板车拉回家,再去庄里柳木匠那里借了工具,折腾了半天,眼看着天色已晚,还是没有完工。

  陈煜从地里回来,给谢天倒了一杯茶。

  端着茶杯喝茶的时候,谢天想起一事来。看看周景衣屋里专心修炼,陈煜在田里家里忙活,谢天觉得有些不公平。

  都是自己的媳妇,总不能厚此薄彼。

  翌日中午,谢天总算是把床打好,再把柴房收拾一下,木床摆进去,左看右看,倒也能住。收拾了一下工具,谢天将工具还给柳木匠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

网站地图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